北京人艺演员何冰:长长的路 缓缓走_正版挂牌
北京人艺演员何冰:长长的路 缓缓走
更新时间:2019-03-08
 

  一看名字,便知道《芝麻胡同》是一出老北京的戏,这也是何冰与导演刘家成自《情满四合院》后的再度配合。在老北京,《四合院》里可能生发出“傻柱”,何冰说傻柱是抬着头活着的人,“虽说只是个厨师,但好歹是老板,不什么包袱,应当迟疑满志。”《胡同》也有低着头活着的“严振声”,身为百年老字号酱菜铺的传人,一面要将酱菜工艺施展光大,另一面还要肩负养家重任,“我何冰也是这样的,一大家子人,上有老,下有小,不能太任性。”

  毕业:1991年核心戏剧学院表演系

  演戏跟做酱菜差未几,都是手艺活。“我就做个手艺人吧,在舞台上打磨手艺。”在北京人艺这么多年,何冰的共事说:“假如剧本有十层皮,何冰就是要挖到最里面那层最本真的货色。”第一次读到《芝麻胡同》剧本的时候,何冰就看懂了,“这个事跟酱菜没什么关系,不过是一个比方,把人生比喻成酱菜,酸甜苦辣。那时候穿长衫是酸甜苦辣,今天穿着西装也是一样,咱们终生就是腌制的过程,最后腌制得特别好就是成功人。”

  话剧

  别率性 上有老下有小

  “他(严振声)有一个儿子,我也有一个儿子。”何冰笑着说。儿子今年15岁,与何冰戏里戏外老实稳重的形象不同,儿子在生活中的造型看上去更像一个摇滚明星。老爸见多识广自然也理解儿子,每次跟人说起儿子,都是一副“癞痢头儿子自家好”的音调。太太是他的初中同桌,这么一算,何冰的恋爱阅历应该属于传统古典型,“我是那种无比旧调重弹的人。有些人过得残酷,但有相应的代价,那里边儿有很大的危险,但我是生涯里的怯夫。”对于生活,他总是点到为止,不会发展,何冰这样的艺术工作者和明星的差异,就在于他不需要时一直地制造热点。

  ◆ 本报记者 吴翔

  长长的路 匆匆走

  2018年 第24届上海电视节-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奖 作品:《情满四合院》

  1999年 第16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作品:《雨过天晴》

  影视

  别停步 连续等待自己

  无论如何,何冰都不是一个矫情的人。对演技,他说没有那么难,“技能就那么点事,四年大学出来再干六七年,七八年,大不了十年,都差不多。”对将来,他说,“我最终仍是一个话剧演员,我不想离开这个行业。当初有点机调演电视剧和电影就演,反正我还没那么老,还有的是时间。说白了,老不上台是不行的,你就不会了,就生疏了。”

  ■ 主要获奖纪录

  从中心戏剧学院毕业后,何冰被调配到了人艺。诚然让人倾慕,然而要在人艺出人头地,太难了!整整4年,何冰拿着99元的月薪在跑龙套时,同班同学江珊、徐帆等已经走红了。但他并不气馁,即使在舞台的边缘,他也在学习艺术家的教训,经过这个阶段的积淀,他从没戏拍,缓缓变成了戏找他。

  《茶馆》 1998年 饰演:刘麻子、小刘麻子

  2008年 第18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主角奖 作品:《刺客》

  《白鹿原》 2015年 饰演:鹿子霖

  《赵氏孤儿》 2003年 饰演:程婴

  《刺客》 2007年 饰演:豫让

  有的艺术工作者谈话玄之又玄若有似无;也有的艺术工作者,就像何冰,深深的话浅浅地说,长长的路缓缓地走。“我今年51岁了,这两三年,生活中的事件跟情理在我面前突然开始清楚起来了。”

  最近这两年,何冰始终在北京的胡同里表演,在何冰看来,胡同里的烟火气与世界上规矩也差不久,“小时候,我们拜年走亲戚,叔叔大爷们坐在一起谈话,看上去都是规规矩矩的,不撒汤、不漏水,这叫烟火气。你要八面小巧,一大家子人凑在一起不容易,联合国开会也是这样,都得照顾到。人嘛,就是文化求同存异,商量着全人类往前走。”仿佛还真是这么个理!

  2004年 第21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作品:《赵氏孤儿》

  别当真 自己知道斤两

  除了挑战,学习充电也必不可少。“读书是一个手腕,与人交流是一个手段,更多的手段就是每天要跟自己聊天,得跟自己聊一聊。”何冰说,“我们不知道明天将来会发生什么,如果一个人不警戒水倒到我腿上了,我渴望在那个时刻做出更正确的处理,而不是给人一脚。人生就是机遇来了做出最准确的决定就能够了,然而你要有准备,不准备做不出来。”

  现在,年过半百的何冰正在向“老艺术家”的行列迈进,拍摄《芝麻胡同》的时候,年轻的王鸥说:“在剧组休息室里,与何冰老师聊天,都感到自己在上课,收获很多。”这话传到了何冰的耳朵里,他说:“这是她对我的尊敬,我晓得就行了,我们也别认真。”人们说他是台柱子,他却说:“一个房子哪须要那么多柱子?自己获悉道斤两。”

  出生:1968年4月,北京

  “我对我本人并不是很满意,我得继续等候我自己。”何冰说,“我小时候不是特勤的人,我活这么多年并不始终不用功,比方说阅读、看片子和高手交谈。一个演员要期待着自己的成熟、成长,在成长没有来之前着急也白搭,就算胜利一次、半次,那是福气、老天爷给你的好就接着。”何冰觉得自己的“春天”还没有来,还在等待着,“我至少得抱着这个欲望。”

  相关链接

  至于演戏,何冰还想演一些自己从没有演过的角色,“下回要是有机会来上海,演一下电影公司的老板。我不熟悉上海,但听上去挺来劲的,我就想试试看。”

  《情满四合院》 2014年 饰演:何雨柱

  别矫情 把道理说白了

  无论是剧场,还是影视剧的片场,何冰对戏极其尊重。曾经有一场戏,何冰要对着镜头一口气喝完一瓶可乐再说台词,他实现得非常顺利,一遍通过,当导演喊完“卡”之后,何冰说刚才的可乐瓶里装的是什么?追问之下,道具组才发现,怕可乐不够用,就用酱油装了一些放在一排可乐中,结果女演员不知情,顺手抄起一瓶酱油给了何冰……在话剧《窝头会馆》的舞台上,砸酒瓶划破了手指,他把手缩进戏服,任由鲜血染红戏服,嘴上轻松地说着台词。

  现职:北京公民艺术剧院演员,国家一级演员

  ■ 主要影视作品

  《情满四合院》里的“傻柱”,摇身一变成了《芝麻胡同》里百年迈字号酱菜传人严振声,北京人艺演员何冰――

  《大宋提刑官》 2005年 饰演:宋慈

  何冰去年来上海,凭借《情满四合院》中傻柱一角荣获白玉兰最佳男主角奖。此番,何冰来上海带来新剧《芝麻胡同》。在戏路上,何冰经历过蛰伏,也享受了凝视;年过半百,漫漫人生路他走得踏实,人生的情理他深入浅出,从不让坏的影响未来,也绝不让好的迷惑当初。

  进步,是需要一直挑衅的。何冰极少上综艺节目,最近他在《见字如面》里读一封信,“我喜好那个节目,好的文字念给大家听。我不爱好技巧比拼,坐下来聊聊天多好啊。一封信多少分钟,观众听完,就会感想到信背地的历史和故事。”

  凭着这份对演戏的尊重,从《白鹿原》里的鹿子霖到《情满四合院》里的傻柱,他实现了口碑收视双丰收,有网友甚至给出了“有何冰,无烂片!”的评估!十多少年前他演《大宋提刑官》里的宋慈,一身正气,据统计,这也是央视除了《亮剑》外复播率最高的一部电视剧。

  ■ 重要话剧作品

  问他演技这么好,譬如在《芝麻胡同》里他对酱菜的专业,一定在戏外下了不少苦功吧。“你们显然是被片花骗了。”何冰笑着说:“咱们现场有一个酱菜老师傅天天跟着,只有拍酱菜场的戏他就在旁边看着,这个过错,这个流程是怎么样的……”